星玉

猫武士同人文.秋末临冬.

猫武士同人文.秋末临冬.
[章五]
  "…火爪要去干什么呢?"
  小翼疑惑地看向橙黄色毛皮公猫离开的方向,回头望了望跟着小灵离开的小莹,最终还是没有和手足们一起去往那个方向。她迈开从步与火爪保持一定距离,悄悄的尾随着他,见火爪叼着老鼠走进长老巢穴,便躲到洞口边倦缩成一团,让其他猫以为这是个小雪球。她像做坏事一样的瞅着巢穴里的动静。
  "蓝叶岚、狮牙长老,这是我捉到的第一只猎物,我想把它送给你们。″火爪欢快地走到草绿色眼睛的白色母猫和金色毛皮公猫旁边,将老鼠放在一旁,发出愉悦的咕噜声。不过他随后看向另一边还带着贝羽爪气息的鱼,故作惊讶的喵了一声"哎呀看来被抢先了呢。″
  "哈哈哈,贝羽爪也是好孩子呢…年轻真好啊。″狮牙眯着青绿色的眼睛,颤了颤胡须感叹一声。蓝叶岚也趴着喵呜道"是啊,真怀念咱们俩当初的日子。没想到,我们这一对儿活到了最后。这两只猎物刚刚好够们吃晚餐了,谢谢你们啦。″火爪亲近地蹭蹭狮牙又蹭蹭蓝叶岚,年轻一代的学徒们和幼崽都很喜欢这两位他们讲故事而且温和的长老。
  ″唔,我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们。"火爪迟疑了一会后开口,不好意思地甩了甩尾巴。"雨尾是不是有个学徒叫夜爪…?朔氿不是武士吗…?为什么雨尾说她教导了枫叶尾呢…?″他疑惑地抛出一串问题,这些都是他想知道的。
  原来他是想偷偷听长老讲故事!好狡猾!
  小翼兴奋地抖抖耳朵,对于发现了火爪的"诡计"洋洋得意。幼崽挪动了一下位置,离洞口更近了些。她也对火爪说的那些东西很感兴趣,说不定是自己没听过的故事呢。
  "夜爪啊…难得雨尾会跟你提她。"狮牙慢悠悠地说道。
  蓝叶岚喵呜道:"那是你出生之前的事情了…好像是上个秃叶季吧,朔氿当时是个巫医…″
  "巫医?″火爪忍不住打断道。
  "听我讲下去。朔氿本来就是个出色的巫医呀…然后白霜星让她和雨尾分别收了学徒,夜爪以及当时的枫叶爪。他们两个是很好的朋友,夜爪是一只黑色毛皮的母猫。只可惜呀,她在绿叶季刚刚开始的时候被雷鬼路的怪物杀死了。雨尾认为是自己没拦住她,朔氿认为是自己没能救活她,将枫叶尾升为巫医之后就向白霜星提出了成为武士。我还挺惊讶他会同意。但现在他又给朔氿安排了学徒,也是对她的一种认可吧…"
  后面白色毛皮母猫又说了什么,但小翼已经无心再听下去了。这些信息对于只三个月大的幼崽来说依旧有些难以理解。她晃了晃脑袋打算好好消化一下这个故事。但火爪已经足够大,他已经可以明白这些事。橙黄色毛皮学徒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我先走啦,以后还是不要在他们面前说的比较好。"小翼一个激灵从雪上跳起来向着刚才手足们离开的方向跑过去,她可不想偷听被发现呢。
  "啊对了,我们领的好像没有雷鬼路呀?″火爪觉得有些不对,回头问道。
  "夜爪是偷偷溜进了两脚兽领地,所以雨尾才很懊悔没拦住夜爪。″
  "是这样啊。"
  火爪喃喃自语。

  第二天中下午小翼从窝里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身边的窝空空荡荡,身旁两只本来应该熟睡的幼崽不知所踪。小翼疑惑地嗅闻着地上残留的气味跟上去,一边奇怪自己怎么睡了那么久。不知道走了远,也浑然不知自己已经离开营地很远了的小翼突然发觉手足们的气味好像变淡了,这才抬头看看四周,发掘身边早已变成了一片密林,看不见那熟悉的水流了。她十分焦急地甩动着尾巴显出不安,心中弥漫着懊恼和恐惧。不知道往哪里走了,只好继续沿着渐渐淡去的气味不断前进。但不过一会儿,两只猫的气味突然分叉开来,一股浓烈的气味冲进鼻子,从来没有闻到过。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刺鼻难闻。
  "不会真的遇到狐狸了吧?"幼崽越发地不安,涌上心头的恐惧使她想掉头就往回跑。但是理智告诉她绝对不能抛下小灵小莹不管,况且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她深吸口一气,为自己鼓劲儿:别担心,说不定不是狐狸把她们捉走了,没什么好怕的。说不定我们三个捉到了狐狸,白霜星会提前让我们成为学徒…这么想着,她突然明白了小灵想捉到狐狸的急切心理,立即加速跑起来"小灵这个性格,一定是发现了这个味道跟上去了…小莹估计现在跟不上她,应该会没事…先找到这只冲动的毛球吧…”
  小翼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加快了脚步。黄昏开始降临,空气里开始浮现出一些黄色的模糊的斑点,夕阳的余晖斜斜地打过来笼罩在白色幼崽的身上。树和树的阴影交叠在一起成为无声的交响,来回地在心上摆荡。粗糙的白色被覆盖上一层金,密密麻麻地覆盖着那些混杂着不一样的树叶的浓郁树林。穿过层层杂乱的细小枝干,毛皮乱糟糟的冲到一片空地上,前方是一片镜子一般平静巨大的蓝色。当然使她呆住的原因不是这个--而是视线硬生生撞上的浓稠的鹅黄色眼眸。
  "呃…?"下一秒钟即刻扭开视线,有些警惕地看着面前的黑猫环顾四周,鹅黄色眼睛的主人旁边还有两只颜色一样的黑猫,但是这陌生的三只猫体型也都很小,差不多五六个月的样子,更让她在意的是几只猫旁边的小灵。
"小翼!你怎么来了?你看我们真的捉到了狐狸哦,这是鸦、君、和黑夜…"小灵欢叫一声冲到姐姐旁边喋喋不休地开始讲起来,这时小翼才注意到几只猫中间围着的什么。被按住的那一只幼狐呜呜叫着,一只冰蓝色眼睛的公猫压着他,不让他乱动。
  "你们…好?″小翼一头雾水只觉得气氛尴尬到了极点。有些不自在的抖抖乱糟糟的皮毛,背三双眼睛一直盯着的感觉可真不好。另一只冰蓝色眼睛的母猫刚想开口,就被从灌木丛里传来的吼叫声给打断。
  "!?"几只猫立刻散开,刚才被压着的那只小狐狸学着母亲的样子嗷嗷地吼叫。另一只小狐狸也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他们几个刚才只是凭借着数量胜了一只小狐狸,但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可是一只护子心切的母狐。母狐呲出牙齿,尾巴愤怒地甩着,慢慢靠近几只幼崽。
  ″狐狸屎!"母狐扑来,正在小翼被吓呆在原地瞳孔骤缩不知所措时,一声怒吼传来。白色毛皮的琥珀眼公猫从草丛中蹭地窜出扑到母狐身上用力一爪,一霎时鲜血四溅。学徒一甩尾巴,爪子再次挥向狐狸,吼道"我就说它怎么突然改变方向…!"
  "原来是几只乱跑的幼崽啊!"
  "傻呆着干什么!还不快上树!"退不受控制的僵硬无法迈步,小翼突然感到一股拉力将她迅速提起冲向最近的一棵树。很熟悉的味道--是黯爪。四爪黑色的白色毛皮母猫快速的将她放在树干上,紧接着跳下去加入战斗。小灵来不及逃跑,一只幼狐咬住了她的后腿,幽蓝色眼睛幼崽勇敢的用力蹬腿甩开了它,却在后腿划出了一道伤痕。忆爪随后也将小灵带上了树,这时局势快速的发生了变化,一只巨大的公狐赶来,咬住黯爪甩出,在母猫的背后留下了一个骇人的伤口。学徒强忍着痛感拽住公狐狸的尾巴,瘦高的浅姜黄色虎斑母猫扑了上去,琉璃爪吼了一声爪子深深插入公狐肩膀"金盏爪你这个没用的毛球来的这么慢!"
  "你打的也不错嘛啊木头肚!"金盏爪同样啐了一口气仿佛在比谁骂的厉害一般扑上咬一口公狐的后腿甩掉眼睛里的血水在地上打个滚和琉璃爪配和。星族知道为什么他们每次不论是什么时候战斗都要对骂,而且形势越严峻他们骂的越狠。为了激起对方的怒火从而打的更好吗?也只有星族才知道了吧--但是他们关系平常有目共睹绝对十分恶劣。
  在树上瑟瑟发抖的两只幼崽心中的恐惧顿时消退了一半,反倒油然而生一种亲切感…估计还有舒缓压力的效果吧?
  "滚开!它是我的猎物!"琉璃爪这句话明显是对金盏爪说的,他却对着公狐跳起想咬住它的喉咙,但那只狐狸把他甩开了。他在空中打了个滚儿,稳稳地落到地上冲过去再次起跳。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