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玉

猫武士同人文.秋末临冬

猫武士同人文.秋末临冬
[章四]
  "现在你来试试看感受风向。"
  白色尾巴的灰蓝色公猫出声指点道。
  "学会善用你的胡须。它能帮助你辨认你处的上风向还是下风向。我们现在这个角度是什么风向?"
  橙黄色毛皮学徒抖了抖胡须,认真感受了一会儿后答道"上风向。"
  雨尾点了点头,用尾巴指向火爪面前不远处的一块石头。″没错。假如这块石头是一只老鼠,你想捉到它,那么应该怎么做?″
  "靠近…然后扑过去?"
  "是的,至于怎么扑之后再讲。那么如果这只`老鼠‘在你的下风向,应该怎么调整?"
  "先离老鼠远一点,绕到它的下风处。"火爪喵呜道。
  "你学得很快。″雨尾毫不吝啬地称赞道。"真不愧是我的…儿子。"但不知为什么他停顿了一下,接着又打趣地喵呜到"我的另一个学徒学这个的时候问我‘没有参照物怎么判断风向呢?’然后当时朔氿的学徒枫叶爪笑了她好一阵子…啊。"他又停了下来,但这次没有再讲下去。
  ″那个学徒,是谁呀?朔氿以前的学徒,跟枫叶尾一样叫枫叶爪…?"火爪疑惑地问道,没有察觉到雨尾的异样。
  "是夜爪…。枫叶尾就是枫叶爪。"武士冰蓝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悲伤。″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去问问长老他们吧。问朔氿枫叶尾也可以。我先教你接下来的。"雨尾明显不想说下去,像是在隐瞒什么似的。
  火爪吞下一肚子的疑问,晃晃尾巴,立起耳朵听着。
  "接下来教你如何隐藏自己。你的毛色和你妈妈一样,太显眼了。但这些毛皮在落叶季时很适用。"他迅速的讲了下去,用白色的尾巴在雪上不轻不重的抽打了一下,雪花被扫起纷纷扬扬地落到他灰蓝色的毛皮之上。"像这样--可以起到一定的隐藏作用。但仅限于秃叶季用,落叶季的枯叶可起不到这个作用。枯叶太容易掉,而他掉在地上的沙沙声会暴露你的位置。还有,再把雪撒到你身上之前不要抖开毛皮,这样会让你身体的温度流失,让雪融化。"
  火爪试着照做,把毛茸茸的尾巴向地上甩去--但因为太轻,根本没有碰到地面,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雪花被他带了起来,也没有落到毛皮之上。于是他再试了一次--这一次因为打的太用力,在尾巴抽到雪的时候发出了`噗′的一声轻响,叫声处凝成的冰渣也飞了出来。
  "呃…我或许需要时间好好练练。"火爪有点尴尬的舔舔胸口的毛。
  "这的确需要时间。不能甩得太轻,也不能太重。力度需要刚刚好,这得练很久。然后,捕捉猎物最重要的是什么?″
  ″爪子…?扑和咬…?"火爪不确定地回答道。
  "是的。但简单的扑和药以及靠近猎物也有技巧。首先是一直走在下风处,寻找猎物的气味…这个应该不用我多说,你在猎物堆里也闻到过很多种气味了吧?找到了七位之后沿着气味追踪猎物,在差不多远的时候确定猎物的准确位置,靠近时尽量往有遮挡物的地方走,但尾巴要放平到身体附近,注意不要碰到叶子之类会发出声音的东西。在离它差不多一条狐狸尾巴长时,看准,然后用力一扑,记得伸出爪子。"他将锋利的爪子狠狠的刺入被当道具的叶片之中,喵呜道"就像这样,但活的猎物可难抓多了。嘘…火爪,闻闻看。"
  武士压低声音,停下动作用尾巴拍了拍火爪"试试看,捉住它。"
  橙黄色毛皮学徒把头放低尽量贴近地面嗅闻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老鼠的气味。"是一只老鼠…在那边的树底下。"
  灰蓝色公猫用尾巴意示他去捉。火爪点头,学着刚才雨尾演示的那样慢慢俯下身体摆好攻击姿势靠近猎物。老鼠刚从洞中探出头来,由于处在它的下风向,所以不会被它发觉。火爪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捕猎方位,蜷伏着等待出击。在老鼠离开洞口边的同时,火爪看准机会后腿一屈重心后移猛地扑向猎物。老鼠察觉到危险想转身钻回洞中,但它哪有火爪敏捷?橙黄色毛皮学徒抢先一步堵在洞口,可怜的小猎物吓得慌不择路,竟一头撞在火爪的身上。学徒迅速伸出锋利的爪子挥向猎物,老鼠吱的尖叫了一声身体就软了下去,一命呜呼了。
  "我捉到了!"火爪闪着明黄色的眼眸,兴奋地叼起地上的猎物上前与导师分享喜悦。"我的第一只猎物!我想把它带给长老们,你觉得他们会喜欢老鼠吗?"
  ″不知道呢,但他们一定很乐意接受。"雨尾欣慰的喵呜道,起身走向流冰湖畔。"嗯…还是要先教你我们寒霜族最引以为傲的捕鱼技巧,顺便带几块鹅卵石回去。"
  "带鹅卵石做什么?"火爪叼着老鼠跟上雨尾,疑惑不解的喵呜道。
  "准备碎石夜。虽然白霜星现在还没提,但按照他的性格他也很快要说了,早点带几块回去挺好。"武士嘴边勾起一抹笑意。
  "碎石夜-?″
  "噢,你还不知道吧?碎石夜是我们寒霜族独有的活动。"武士的声音中带了些骄傲。"武士和学徒们会收集光滑的鹅卵石,在秃叶季的前段时间中的一天晚上聚在一起互相交换找来的石头,并在上面尽可能深地留下爪痕。据说,谁的爪痕越深越明显,谁的愿望就更容易被星族青睐,更容易实现。在新叶季河水解冻之前,猫儿们会把石头放在窝旁边,然后在新叶季一起放入中流河,并对星族许一个愿望。"雨尾在离湖边一条猫尾巴长的地方停下。"据说,在某一天发现了自己放入河中的石头。就说明愿望已经实现了呢。但其实,它举办的真正意义是让族猫们把爪子磨得更锋利,好在接下来的一个秃叶季能更好的破冰捕鱼。"
  "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学徒是不是也可以参加啊?"火爪兴奋的立着尾巴,尾尖左右摇摆,把老鼠放在爪边喵呜到。
  "对,连族群里的幼崽都可以加入。只不过他们的石头由武士带回中流河。″他冰蓝色的瞳眸凝视着水面。″在湖里捕鱼可比捉老鼠难多了。尤其是秃叶季。在现在这个季节捉湖鱼需要直接下水,有的越远越好-不用做出一副吃惊的表情。鱼儿们在落叶季吃饱了,养的肥了,一直在低温他们的行动迟缓,可谓最好抓也最好吃的时节。前提是你要会抓。湖水会从外向内慢慢结冰,鱼为了躲避严寒会向水深处游。而我们寒霜族猫所知骄傲的就是不惧怕寒冷,游泳的是我们的本能,破冰捕鱼更是我们的长处,所以我们美曰其名寒霜。但依旧要注意从破开的冰洞中掉下去的情况,所以你要尽快学会游泳。等湖面完全结冰了,就可以捕鱼了。"雨尾笑着引领火爪缩短与水的距离。"试着触碰水面,慢慢走进去划动四肢让水打湿毛皮--"
  "你很快会爱上这种感觉。"
  火爪把脚掌踏进水中,随后触电般的缩了回来。迟疑了一会后直接走了进去。被寒风吹得冰凉的水让他的脑中瞬间清醒了几分,身上凉嗖嗖的,被浸湿的橙黄色毛发浮在水面上,四只因寒冷和一样的感觉而变得十分僵硬,火爪努力地在水中将他们划动起来,但不着要领而没什么作用--在其他猫眼中他或许只是轻轻地扑腾了几下"好冷。"
  "看我,要像这样…″雨尾从他身边走过,向着比较深的地方游去。水像毫无温度似的并没有给他的行动带来任何迟缓,他如同一条鱼一般游得十分畅快,只留头和尾尖在水面,其他都浸在水中。火爪模仿着他的样子抖均毛皮,开始有规律地滑动爪子,一种奇异的感觉在他心中荡漾开来。他成功的浮起来爪子离地游出去了一小段。
  ″很好,继续划动四肢,不要停,一停你就会沉下来,尽量把身体的面积扩大,这样是有助于你飘起来。多划一会儿,说不定就能自由自在的游起来了。"雨尾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与之相伴的还有被惊起波澜的湖面发出的哗哗水声。水过了一会后好像不那么冷了,取代而至的是水中一种奇异自由舒适的感觉--火爪真的会了。他欢叫一声肆意的游起来,但依旧谨慎的,没有去太深的地方。他可不想刚学会游泳得意忘形然后在这里淹死。
  雨尾往水中游得更深"你先游着,我去里面捉几条鱼回来。出来捕猎不可能只带一只老鼠回去吧?"随后向湖中心游去。
  火爪咕噜一声表示明白,划了一会后便回到岸上。橙黄色的毛发重重地垂落着水珠,而它的主人则是精神百倍。学会了一项其他族群的猫都不会的新技能,学徒觉得骄傲极了。他看着雨尾一头扑入水中,咬住一条肥美的青鱼然后返回--毫无疑问自己的老师是一位很优秀的武士,还是自己的父亲。
  "应该够了。″雨尾喵呜着把刚刚捉到的青鱼放在另外捉到的两条旁边,满意的点点头。"差点忘了带鹅卵石回去。″他从水边挑出两块大小正好的石头,咬断两片宽大的叶子,把两块石头放在一片叶子上。把猎物放在另外一片上,包括那只老鼠。意示火爪用爪子压住两端叼起来。"这样就行了。回去吧,明天还有得练,你还有的学呢。"雨尾轻轻叼住带着猎物的那片叶子,回头望了望天色迈步走向营地。
  火爪吊住另外一片叶子跟上去。
  然后他们在半路上碰到了贝羽爪他们。不出所料银白色相间虎斑母猫的身上也被水浸湿过。朔氿叼着两条鱼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贝羽爪主动凑过来说道"你也在练游泳?在哪里呀?我和朔氿去了中流河。"
  "我们去了流冰湖畔。看,那是我捉到的老鼠。"火爪把视线从朔氿身上移开,用尾巴指向雨尾叼着的叶子露出的一点灰色。
  "我今天的猎物是一条鱼。"贝羽爪晃晃嘴里叼着的猎物,得意地说道。
  "嘿,小灵,他们回来了。"
  围过来的三只幼崽中的小莹喵道。小灵满眼闪光的问他"你们捉到狐狸了吗?捉到了吗?捉到了吗?"
  "没有呢,不过我捉到了一只老鼠,贝羽爪捉到了一条鱼。"学徒放下包着石头的叶子扭头问雨尾"这些石头放在哪呢?雨尾?″
  "太棒了!"
  "放在枫石下面就好,等会来猎物堆把你的老鼠拿走。"
  火爪先听到的是小灵的一声欢呼,.紧接着是雨尾的回答。火爪奇怪的看向小灵"她在高兴什么?"
  "因为,她可以自己去捉狐狸了呀…。"小莹眨眨眼睛回答道,声音貌似有些有气无力,她费力地跟上小灵。
  算啦,不管了。稍微,有些在意那件事情呢。
tbc

评论

热度(1)